当前位置:首页 > 头条新闻

一部《大徽班》,百年沧桑史

发布时间:2021-04-15 14:51:55 丨 来源:光明网 丨 责任编辑:郑乾


一部《大徽班》,百年沧桑史

京剧艺术源远流长、博大精深,是我国影响最大的戏曲剧种。清乾隆年间,四大徽班陆续进京,与汉调、昆曲、秦腔及其他地方民间曲调不断交流、融合,最终形成了“国粹”京剧。原创京味话剧《大徽班》为纪念徽班进京230周年而创作,由北京集贤弘艺文化中心出品,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20年度资助项目,于近日在北京梅兰芳大剧院上演,反响热烈。

话剧《大徽班》大处着眼小处着手,用巧妙的构思拨开历史云烟,以凤鸣班、祥云班的曲折经历为线索,生动再现了当年徽班进京后艰难立足、谋求发展的历史进程,让人仿佛身临其境,感受到了迷人的徽风古韵。作品共分六幕,主题鲜明、娓娓道来,演活了角色的喜怒哀乐、善恶美丑,反映了人生的酸甜苦辣、悲欢离合,折射了时代的精神风貌、文化思潮。方寸舞台,映出万千气象。

1790年秋,清乾隆皇帝八十大寿,凤鸣、祥云这两大徽班分别在盐商沈子昌、万鼎芬出资支持下进京贺寿,一路沿运河打对台。凤鸣班班主高凤岐和祥云班班主李云仙并称“江南双绝”,同为闻名遐迩的名角,也是势均力敌的对手,后经历“梨膏糖事件”,见识了彼此的正直坦诚,遂成为推心置腹、荣辱与共的知己。凤鸣班和祥云班也开始由竞争到合作,一起实现“为祖师爷传道”的理想,在京城扎根唱戏。古老的徽调博采众长,逐渐向京剧嬗变。

作为一部重大历史题材剧,《大徽班》却有着反宏大叙事的表现技巧,令人耳目一新。全剧故事精彩、结构完整,注重情感描摹、细节刻画,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。高凤岐、李云仙、江凤桐、石翠仙等几个主要角色都是有血有肉的个体,而非抽象的符号。他们重情义、重名节、重规矩、重传统,虽然有时也会悲观、急躁、狭隘、犯错,但恰恰因为这种不完美,而显得更加真实、可爱、亲切。思乡、嫉妒、懊丧、内疚等一些幽微和隐秘的情感,深深打动了观众。

高凤岐、李云仙作为班主,都有着振兴徽调、养活戏班的强烈责任感、使命感。在他们心里,戏比天大。正如高凤岐所言,“师父得到皇上赏识,却没被选进京”成为他的心结,因此立志要带着凤鸣班到京城闯出一片天地。进京后,干燥多风的气候、观众挑剔的口味,以及权力的施压、资本的博弈,令凤鸣班、祥云班都面临着沉重的生存压力。“这么好的徽调,观众怎么就不认?”第二幕里,高凤岐在与沈子昌的对话中感慨道。焦灼之情可见一斑。

在水土不服、上座率低的困境中,如何自救?在利益面前,要不要出卖灵魂和自尊?这对两个戏班而言,都是一种严峻考验、艰难抉择。高凤岐和凤鸣班有自己的原则,不屑于唱堂会和粉戏;李云仙严词拒绝了盐商万鼎芬的不当建议(供嘉亲王府长史调戏取乐)。正所谓“我们唱戏的皮囊虽贱,骨头要硬”,在风吹雨打、威逼利诱中要有顽强的意志、挺直的脊梁。

高凤岐与李云仙从较劲到和解,这一过程铺垫充分、过渡自然。这要从高凤岐的师兄江凤桐说起。江凤桐自幼刻苦学艺,因艺技精湛而被誉为“盖江南”,后因意外而致腿脚伤残,耽误了艺术生涯。师父临终前,把乾隆御赐的五爪金龙蟒传给了高凤岐,这令江凤桐十分沮丧,继而产生了嫉妒心理。到京城后,江凤桐为了破坏高凤岐的事业,送给他一包掺了泻药的家乡特产梨膏糖。但阴差阳错,梨膏糖被凤鸣班学徒喜儿转送给祥云班学徒小秃子。万寿节上,小秃子因闹肚子而触怒龙颜,连累整个祥云班都挨了打。

李云仙怀疑是高凤岐故意陷害,就带着证据上门讨要说法。真相大白后,高凤岐独自揽下了所有责任,郑重地向祥云班赔礼道歉。这种刚正不阿、坦荡磊落的襟怀,令李云仙刮目相看。梨园子弟意气当先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。高凤岐被人诬告身陷囹圄时,李云仙在和府堂会上以一出改编的《四进士》向嘉亲王鸣冤。乾隆皇帝知悉后,下旨释放高凤岐,并将五爪金龙蟒发还于他。

由对手而成知己,高凤岐和李云仙志同道合、坦诚相待。在交流中,他们意识到徽调要想在京城立足,必须入乡随俗,“做了未必能活,不做只能等死”。李云仙探监这场戏,堪称点睛之笔,突出了故事主角的理想和智慧。高凤岐怀着“人可以死,但戏不能失传”的悲壮信念,在监狱中默写了多部戏本,并交给李云仙。两人对酌时,受“冷酒伤肝,热酒伤胃,温酒最好”的启发,决心将徽调与汉调、梆子、昆曲等融合,来吸引观众,提高上座率。此后大受欢迎的京剧,便是在这一基础上演变而成的。全剧抓住主线,讲述了徽班进京的风云传奇,塑造出有情有义、有勇有谋的人物形象,引人入胜。

高凤岐和石翠仙的爱情,是另一条情节线。两人青梅竹马,可是造化弄人,在乱世中离散。一折《夜奔》,成为他们相爱的见证、难忘的记忆。再次相见时,高凤岐正因戏班经营惨淡而发愁,石翠仙则因家道中落成了京城名妓。世事变迁,令人唏嘘。“山盟海誓,拗不过命运”“自打你我分别之后,《夜奔》我再也不唱了”,高凤岐的满腔心事欲说还休,寥寥数语道尽了世间痴情男女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无奈与苍凉;“这些年大门敞开、迎来送往”,是石翠仙多年来身不由己的命运遭际。高凤岐入狱后,石翠仙想尽办法挽救戏班,表现出一个弱女子在波诡云谲中的大担当。

作为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、推动剧情发展的重要人物,江凤桐的塑造也很出彩。从因残疾而遭到晚辈嘲笑、模仿,到用掺了泻药的梨膏糖陷害高凤岐,再到被万鼎芬唆使诬告高凤岐,直到最后以死谢罪,他的心路历程得到了清晰呈现,行为动机也比较充分。在作出诬告决定之前,江凤桐陷入了两难情绪:一面是同门情谊,一面是复仇心理。昏暗的灯光下,他幻想自己穿上五爪金龙蟒,在舞台上兴高采烈地表演。滑稽的场面,却让人不禁心酸落泪。

全剧的剧情、人设、表演等都可圈可点。除此,“戏中戏”的运用也是一大亮点。徽调、昆曲、梆子等声腔剧种有机融合,为观众带来了独特的沉浸式体验。带有京韵的对白、念白,用得恰到好处。庭院式的舞台,较好地还原了清乾隆年间京城的繁华街巷、遍地戏棚,充满写意美。而且,转场时经过简易改造,便可实现一景多用,可谓别出心裁。

“《大徽班》讲的是京剧起源的前奏,就像一颗承载着艺术生命的种子破土而出的过程。作品是今人对历史的一次温情回眸,也是戏剧人对梨园前辈们的一次深情致敬。”导演闫锐表示。一部《大徽班》,百年沧桑史。徽班之大,在于居安思危、高瞻远瞩的大眼界,在于艰苦奋斗、积极进取的大格局,在于尊重对手、顾全大局的大气量,在于依观众审美需求灵活应变的大智慧,在于心怀梨园梦想、坚守精神高地的大志向,在于让文化精粹薪火相传的大情怀!(上官小钦)

原文链接:

http://www.music.hx12315.com/2021-04/15/content_41531271.htmnull郑乾光明网1/enpproperty-->

联系专线    商务合作    邮箱
版权所有 中国互联网新闻中心 电话: 86-10-88828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0105123